做专业的资讯聚合平台

争议“无货源”电商:只靠“一键复制”就能赚钱?

2019-11-29 20:20:40 投稿人 : guest 围观 : 评论

  距离春节还有两个月,王伟已经开始盘算怎样过年了。20多岁的他,想利用走亲访友的机会,把正在做的“跨境电商项目”推荐给亲友们,再把他们发展成为自己的下游加盟商。

  就这样,原本在“无货源”公司上班的员工、刚毕业的大中专生,甚至辍学的初高中生们,也纷纷在县城开起了自己的“无货源”公司。

  随着日常维护的亚马逊店铺越来越多,王伟的佣金越来越高,但他心里也不平衡起来,决定自己单干。随后,他找到公司老板闫献民,在向公司缴纳了几万元加盟费后,也开起了自己的“无货源”公司,并开始向下游发展他的加盟商。

  “业绩好的店铺,每个月能创造几万元的利润,业绩少的店铺,每个月也有万把块的收入。”在平均工资不过数千元的项城,闫献民等人的“无货源”模式带来的动辄五位数的收入,很快让人眼红起来,包括一些公司员工,纷纷辞职,效仿他开起了“无货源”店铺,其中就包括王伟,这些人很多成了闫献民的下级加盟商,并且开始招收自己的“加盟商”。

  闫献民也在考虑,下一步继续升级公司的ERP系统,把商品从一键发布到亚马逊一家电商平台升级到一键发布到多家平台,“亚马逊的‘无货源’红利期快过去了,我们年后会把精力更多放在其他平台上。”

  王伟告诉1℃记者,“无货源”公司盛行的根本原因,在于背后的暴利和红利。他说,“无货源”之所以能赚钱,靠的是两点,一个是信息差,现在国内电商平台竞争激烈,商品价格已经透明化,但国外买家不清楚这个情况,这就给“无货源”公司提供了进货渠道,也给了他们到国外开网店的机会;第二个是汇率差,“譬如我吸的这根烟,国内每根的价格可能是1元,国外也同样是1元,但可能就是1欧元(约合7.8元人民币),这就相当于套利空间。”

  实际上,2016年年底之前,闫献民从事的职业都与跨境电商毫无瓜葛。他在郑州打工,是一家房产中介公司的置业顾问,由于2016年房价暴涨,郑州开始实施新一轮限购,二手房业务也大受影响,工资低得“活不下去”,他想要转型。当时,正好有亲戚在深圳通过ERP采集软件做亚马逊海外站的“无货源”模式,便也推荐他去尝试。

  两年前,王伟还在从事“无货源”模式的网络公司打工,每个月底薪1500元,每天的工作就是通过一个ERP采集软件,将从国内电商网站上下载的商品图片,上传到亚马逊的海外店铺上,一旦有客户下单购买,王伟就能从净利润中获得10%的佣金。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项城市商务局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在接受1℃记者采访时说,项城市确实有些跨境电商卖家,但如果要说他们做得多好、规模有多大,也说不上,更不能把此视为项城一个有特色的东西。不过,既然已经有这么多卖家,政府就要做好引导工作,“我们也是在一次电商会议上,听到他们自己介绍说,搞的这个‘跨境电商’有多好,才知道项城有这么多‘无货源’(运营者)。”他说,对于“无货源”电商,“政府会以加强培训、正面引导为主”。

  “整个流程你不需要备货,也不需要仓库,从客户下单,到后期的打包、物流,商品甚至都没经过你的手,中间的利润却被你挣走了。”王伟介绍,“无货源”模式的毛利可达40%~70%。

  因为国内电商平台上的卖家们开始觉醒,他们在积极拓展亚马逊等海外电商平台的同时,也拿起知识产权的武器,向这些“无货源”卖家发起冲击。

  在郑东新区一家写字楼办公的“无货源”卖家肖先生便是被打击的对象。“我的一个(亚马逊)欧洲站店铺,上个月被强行关闭了。”肖先生说,店铺被关的原因,不是因为一直给自己带来营收的电子类产品,而是几乎没有销量的手机壳被上游厂家以侵犯知识产权为由举报,亚马逊核实后,立即对肖先生的店铺进行了严厉处罚。

  一些入场较早的卖家,借着跨境电商的红利与东风,正在迅速崛起。总部位于湖南长沙的安克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克创新”),靠着在亚马逊等海外电商平台上售卖3C配件、智能创新等产品,一跃成为年营收50多亿元的拟IPO企业。

  另一家位于郑州市南三环的公司,由于收取加盟费后没有后续培训,加盟商赚不到钱纷纷上门要求退款,这家公司干脆赚一波加盟费就换一个地方,甚至连公司名字都已经更换了好几次。

  同时,与国内电商平台扶持大卖家、流量向大卖家倾斜的政策不同,亚马逊等国外电商平台采取的是重视产品、轻视店铺的A9站内搜索引擎算法。刚上线的新店铺,只要商品有特质,也能获得亚马逊平台的推荐,取得不错的销量。这就让国内一些“无货源”公司钻了空子:既然无法确定哪款商品能获得推荐,那就采取多铺货、多开店的对策,反正不需要自己进货、囤货,不需要占压资金。也因此,一些“无货源”店铺动辄就上架数万种商品,以此获得亚马逊平台的推荐概率。

  最多的时候,他在亚马逊的店铺有数百个,员工数百人,但由于知识产权问题、店铺关联等原因,一些店铺被强行关闭,即便如此,他现在仍然有七八十家亚马逊店铺,五六十名员工。

  闫献民说,现在营收已经不是公司的重点,如何做到不违规,在维持店铺运营的同时,积极探索新的选品品类,才是自己关注的方向。“店铺在,总还有机会,店铺被关了,连希望都没有了。”

  事实上,外界对这种所谓的“无货源”模式充满疑虑,很多人甚至直接称之为“骗局”、“传销”,一些互联网平台上也长期有专门社群、专题对此讨论。广受质疑的主要有两点:其一,通过所谓ERP采集软件对电商平台店铺商品进行“采集”的行为是否合法、合规?其二,被广泛采用的“加盟”模式是否涉嫌传销,或者是类传销、传销变种?

  在王伟看来,“无货源”模式通过一个ERP采集软件,将京东、淘宝等国内电商平台上数以万计的商品图片复制、下载,然后再按照亚马逊的要求,将图片编辑处理后加上详情描述,批量上传到亚马逊欧洲站、北美站等海外店铺进行展示,等到有客户下单了,才去国内的电商网站上找到这款产品,然后拍下发到深圳、泉州等地的国际中转仓,再由那里的工作人员按照亚马逊的物流通则,对商品进行二次打包贴签发往国外。

  今年刚满30岁的闫献民,是项城市另一家电子商务公司的创始人,他也被当地从业者认为是整个项城“无货源”模式的最早发起者之一。

  随后,闫献民便加盟了亲戚的公司,获得了这个ERP采集软件的使用权,之后便从郑州回到老家项城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在当地推销这一套模式,发展加盟。

  毕竟,于项城这座传统的农业县城而言,“跨境电商”不仅是一个时髦而诱人的名号,更寄托着当地就业和产业升级的希望。

  王伟是项城市一家网络公司的经理,这家公司的业务之一,是通过一个所谓“ERP采集软件”,将京东、淘宝等国内电商网站上数以万计的商品,一键采集到自己的亚马逊网店——更确切地说,是网店群;业务之二,是把这个ERP采集软件的使用权,以3000元至30万元不等的价格,售卖给更多的加盟商,从中赚取加盟费。王伟自身实际上也是另一家公司的加盟商。

  在郑州市郑东新区一栋写字楼内,一家才成立不到3个月的公司,却宣称自己拥有五年从业经验,自营有数十家亚马逊店铺,并以此吸引不明真相、急于发财的创业者加盟,根据ERP后台开设的端口数量,收取3000元至数十万元不等的加盟费。

  谈起下一步的方向,王伟的想法是,先以“无货源”模式,边发展边摸索经验,从中沉淀出一些优秀的店铺、畅销的商品,后期再重点维护,向上游的厂家进货囤货,最终成为亚马逊上的FBA卖家,即亚马逊将第三方卖家库存纳入自己的全球物流网络。

  项城位于河南省东部,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县城。令人意外的是,这个落后的县城却先后出现了数百家“跨境电商公司”。这些公司既没有仓库,也没有工厂,却动辄在亚马逊海外站点开设几十家、上百家店铺,将数万种中国商品源源不断地售卖到欧洲、北美等地。甚至,郑州、昆明、长沙等地的加盟商,也纷纷到这个小县城“取经”。

  闫献民说,从2017年自己入行算起,在之后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先后有几十名员工、亲戚找到自己,希望加盟公司,即便是经过了一番优胜劣汰,他在项城仍然有18家加盟公司,而千里之外的湖南、云南等地,也都有自己的加盟商。

  与此同时,外界对这种“无货源”模式的争议甚嚣尘上,甚至一些人将之视为“2019年新骗局”,并对这种模式的生命力提出质疑。

  “我们没有仓库,也从不备货,却能把全国的商品售卖到全世界。”王伟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可以把这称为‘无货源’模式。”他和他的项城同乡们正通过这个模式,将项城这座中部小县城跟万里之外的欧美客户联系起来。

  “这一点确实跟国内不太一样。”肖先生告诉1℃记者,国外对知识产权的保护非常重视,而中国卖家、工厂的模仿与造假能力又非常强,随着中国卖家违规次数的增加,现在亚马逊已经研发出专门应对不轨卖家的机器人扫描程序,不断对平台上的商品图片、logo甚至标题、内容描述进行扫描,一旦认定你与原告方商品有60%以上相似度,就很可能会被判定为侵权,进而施以关店处罚。

  当地一些小区的房租,因为不断涌入的“无货源”从业者,开始上涨。“本来一套写字楼的房租是六七千块钱,现在大家都去这个楼开‘无货源’,房租都快炒到一万五了。”王伟指着数百米外的一片楼房说,仅这个小区就分布着二三十家“无货源”公司,其中一栋楼从1楼到20楼,几乎每层都有这种“无货源”公司。

  河南省律师协会公司证券委员会执行委员、文丰律师事务所投融资部副主任毕国庆指出,“无货源”电商的本质,实际上是利用信息差赚取利润,这一点在商业活动中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并不违法。但如果一些“无货源”公司利用ERP软件采集、抓取其他电商公司的信息,甚至将编辑后的商品信息展示到自己店铺,则可能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一些“无货源”公司故意误导自己的商品与他人商品存在特定联系,则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针对一些空壳公司编造虚假信息、虚假文件等诱使他人加盟的行为,毕国庆说,这可能构成诈骗,而且根据《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如果收取加盟费存在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还可能会被定性为传销行为。

  已经成长为跨境电商大鳄、正在为IPO努力的安克创新,多次因为专利侵权被诉讼,国外的Sovereign公司、TechnicalLED公司和EnchantedIPLLC公司均曾以安克创新侵犯自身专利权为由,对其发起诉讼。

  对于“无货源”公司兴起的原因,闫献民说,相对于需要生产、囤货的走货模式,“无货源”对创业者的资金要求不高,对网络技术的要求也不高,一些不懂电商甚至是没文化基础的“小白”,都能很快上手。另外,与外界普遍认为的语言障碍不同,亚马逊并没有诸如阿里旺旺这样的即时通讯软件,而是通过邮件进行沟通,所以没有任何外语基础的“小白”,也能通过ERP后台的翻译软件实现一键翻译、回复邮件。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